特种纸 一张纸片的版本鉴定
特种纸批发网 / 2011-06-05

特种纸 一张纸片的版本鉴定


 从一粒砂中看世界,从一片纸中看什么?

  对与古书正渐行渐远的现代读者来说,面对古籍目录中常见的“明刻本”、“清刻本”等版本描述,难免会心生疑惑。很多书并没有明确的版本信息,鉴定者是怎样确定它们的年代的?今年3月20日《东方早报》发表的高山杉先生《西北所出宋僧行靖与净源著述残本考》,比定出《国家图书馆藏西夏文献中汉文文献释录》(林世田主编,北京图书馆出版社, 2005年12月)中两张佛典残片的内容为《肇论中吴集解》(下文简称“肇解”)。从版本学角度看,《释录》编者对此残片版本的认定,可用作一个范例,说明古籍版本鉴定的方法和功用。

  虽然鉴定者面对的书总是千差万别,但此“肇解”的鉴定条件仍苛刻到极点:只有两片残纸,大的还不足一叶的五分之一;不知书名、作者,也没有任何版刻、刷印信息,如“刊记”、“印记”之类。在此情况下编者将其定为“明刻本”,理由何在?编者没有说明,我们不妨试作推测。

  《释录》中著录的汉文文献,是从国图馆藏西夏佛经的封面裱纸中揭取的,封藏年代一致。其中编号xixdi11jian5.06-3-2的残片,内容为《大明太祖高皇帝御制般若心经序》,显然刻在洪武三十一年(1398)之后。这对其他文献断代会有帮助,但并不足以直接给出结论,正像一家图书馆开办于2000年,不能说馆里的书都出版于二十一世纪一样。

  对出版信息不明的古书,鉴定版本的方法尽管存在以何为主的争论,但仍不外文字考证和直接观察书本特征二途。灵武残叶没有任何有助于判断版本的文字内容,考证无能为力,只能通过对版面直接观察即俗称的“观风望气”来尝试解决问题。按照黄永年先生的经验,观察主要“看字体、看版式、看纸张”,“肇解”只余残片,整体版式不明,纸张又被裱糊过,因此以笔者的经验推测,国图学者将其定为明刻本,大约主要因其字体符合明代版刻的时代风格和特征。

  以字体来判断雕版的年代、地区乃至出版者,有其客观依据。雕版书上的字,是写版人手写上去的。每个人写字都不同,书法的时代风貌和在此基础上产生的印刷字体也在不断变化之中,在早期特别是宋代雕版中,不同地区的书法风貌也差别明显。每种风格延续若干年,在此期间刻印出的字就会具有共同特点。就像如今的报纸标题若使用电脑字库中的启功字体,读者不用看日期也知道出版于近几年,因为以前没有这种字体。在这方面,古今一概,并无玄虚。      

  如果对“肇解”残叶的研究到此为止,人们可能对其版本将信将疑,毕竟不能高估一张纸片的说服力。但高文考出书名,给人们验证鉴定结论并作更深入研究提供了机会。

  

  日本学者伊藤隆寿在《肇论集解令模钞校释》(上海古籍出版社,2009年第一版)解题中提及“肇解”现存有中国国家图书馆藏的一部宋刻残本与罗振玉《宸翰楼丛书》刻本(页二二)。其实在这两个本子之外,罗振玉刻本的底本尚在人间,保存在辽宁图书馆,著录为明刻本;国家图书馆和南京图书馆还各藏有一本,均著录为明刻本。

  有足够相关版本,比对疑难版本就具备了起码条件。对勘结果是,灵武“肇解”残叶与辽图、国图藏明刻本,三者为同一版本。南图所藏为另一版本。国图藏宋刻本与这几个本子不属于一个版本系统。

  辽图、国图所藏明刻本,也没有有关版本的直接文字信息,但书完整,版面大,字多,可供仔细观察字体、版式、纸张特点,与各个时期的版刻特点比较,判断所属年代。其字体带有赵体风格,版式为四周双边、大黑口,均具明中期刻书特点;在残叶第1行缺损的地方,原有一个不避宋讳的“玄”字,在很大程度上排除了宋版可能;根据这些特征,参以纸质纸色,应可判断此本为明中期所刻。《释录》在无法比对的情况下,抓住字体特点作出认定,背后是版本学家的专业素养和判断能力。

  除了版本鉴定,版本学的另一个用途是研究版本源流,理清各版本之间的关系。在这方面,考证的用武之地更大,因为刻书序跋、牌记等文字内容,往往会交待版本的来龙去脉。但多数古书缺少此类内容,要搞清版本关系,仍须借助直接观察。

  罗振玉所刻“肇解”,其实也是一个介绍版本知识的好样本。为此书写字、雕版的,是湖北黄冈人陶子麟。他是当时著名的刻工,刻书字体精美,自成风格。这部“肇解”用的就是“陶体字”,熟悉近代版本史的人,据此一点即可判断书为陶氏承刻,时间在清末民初,地点在其书铺所在地武昌。在此基础上,根据散见于《宸翰楼丛书》中的文字资料,可考订出此书更准确的版本情况。

  此书属于所谓“影刻”,即照底本原样描模刻成。其描画出的书叶破损情形、各处藏书印记,都与辽图藏本相符,说明后者即其底本。此本字体对原书并不忠实,但从一些细节上,仍可看出对原本的继承。以残叶上的字为例,第三行和第七行的两个“寂”,两本均为异体;第四行的“已”,均向左侧倾斜。根据这些细节,即使辽图藏本灭失,研究者也可大致推测出灵武残叶与罗刻本之间有比较直接的联系。

  罗刻本序言题下刻“宋本”小印,故被称为影宋本。现在它的底本已影印入《续修四库全书》,并无此印,印应是罗振玉在刻书时加上的。辽图、国图及后来几次国家级古籍鉴定编目均将此本定为明刻,宋本云云,只是前人的误认而已。 

  南图藏“肇解”与辽图、国图藏本的关系,也可通过版面比对来研究。南图本半页十行,比国图本多出一行,字体属于印刷体而非手写体,四周单边,白口单鱼尾。从字体到版式,两本处处不同。但细心观察,则会发现它们的共同之处。如上述异体“寂”字,两本一致;再如第七行“隐”字,右上部少一笔,两本也一致;残叶之外,卷下《会异第十一》“然则我即无为,无为即我;无为岂异,异自我耳”,上下“我”字均为正体,中间“我”字为异体(左半部写法如“禾”字),两本仍然一致。此类情况甚多,说明南图本也在翻刻辽图、国图本,但重新设计了字体、版式,观其风格约在明嘉靖、万历之间。明僧憨山德清的年谱记万历二年(1574)河东陈姓太守曾刻《肇论中吴集解》,由他校阅(《憨山老人梦游集》卷三十九,《续修四库全书》第1378册影印清顺治十七年刻本,页三二四),不知是否即为此本。

  

  可见,雕版印书即使残损得只剩一张纸片,只要上面有字,就可提供鉴定、研究版本的信息。运用眼力观察、对比,是版本鉴定的首要方法。

  这一方法,其实质是把版面上的文字和版式作为图形来研究,寻找特征与其他本子对比,判断它们的同异:找出完全相同的地方,确认同一版本;排除似是而非的地方,区别相似版本;在不同版本之间寻找共同点,研究传承关系。这些鉴定工作并不复杂,只求细心,也有一些技巧,如寻找断版、缺笔等。

  夸张点说,只要拥有可资比较的本子,版本比对与玩报纸副刊上的“找不同”游戏并无本质不同。如果要鉴定的书是孤本,或一时没有他本可参,就不得不“观风望气”,根据字体、版式、纸张特征作初步推测了。此时观望的仍是版面文字图形特征,基本方法还是比对,只不过比较对象由同一种书变为同时期、同类型的其他书,参照物或为实物,或为图片,或为映记在心中的图形印象。这需要有经验积累,也是版本鉴定的难点所在,但是,在生活中有谁不能记住熟人的音容笑貌呢?版本学家观书,“吾犹人也”。

用户评论
  •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
总计 0 个记录,共 1 页。 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最末页
用户名: 匿名用户
E-mail:
评价等级:
评论内容:
验证码: captcha

浏览历史

新手上路
售后流程
购物流程
订购方式
在线支付
公司转账
使用方式
货到付款区域
配送支付查询
支付方式说明
如何送礼
使用指南
常见问题
订购流程
注册新会员
团购/机票
联系客服
使用方法
退换货原则
售后服务保证
换货流程
返修/退换货
取消订单
关于本站
了解我们
选机咨询
投诉与建议
节能补贴
领取礼品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