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们这个社会,该惩罚谁呢?
特种纸批发网 / 2013-09-20

 

  武汉一医院以无出生证明为由拒给新生婴儿看病

  新生婴儿宸宸,除了无法进食,似乎还有点感冒,鼻子塞着,一直张着嘴呼吸,十分可怜。情急之下,姐弟俩抱着宸宸去了离家最近的一家医院。然而,医生却说,必须出示出生证明或者母亲的身份证,才能给孩子看病。

  我们这个社会,该惩罚谁呢?

  1935年 的冬天,是美国经济最萧条的一段日子。这天,在纽约市一个穷人居住区内的法庭上,正在开庭审理一个案子。站在被告席上的是一个年近六旬的老太太,愁苦中更 多的是羞愧的神情。她因偷盗面包房里的面包被面包房的老板告上了法庭。法官审问道:“被告,你确实偷了面包房的面包吗?”老太太低着头,嗫嚅地回答:“是 的,法官大人,我确实偷了。”法官又问:“你偷面包的动机是什么,是因为饥饿吗?”“是的。”老太太抬起头,两眼看着法官,说道:“我是饥饿,但我更需要 面包来喂养我那三个失去父母的孙子,他们已经几天没吃东西了。我不能眼睁睁看着他们饿死。”

  听了老太太的话,旁听席上响起叽叽喳喳的低声议论。法官敲了一下木槌,严肃地说道:“肃静。下面宣布判决。被告,我必须秉公办事,执行法律。你有两种选择:处以10美元的 罚金或者是10天的拘役。”老太太一脸痛苦和悔过的表情,她面对法官说:“法官大人,我犯了法,愿意接受处罚。如果我有10美元,我就不会去偷面包。我愿意拘役10天,可 我那三个小孙子谁来照顾呢?”

  这时候,从旁听席上站起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,他向老太太鞠了一个躬,说道:“请接受10美元的判决。”说着,他转身面向旁听席上的其他人,掏出10美元,摘下帽子放进去,说:“各位,我是现任纽约市市长拉瓜地亚,现在请诸位每人交50美分的罚金,这是为我们的冷漠付费,以处罚我们生活在一个要老祖母去偷面包来喂养孙子的城市。”法庭上顿时一片肃静。片刻,所有的旁听者都默默起立,每个人都认真地拿出了50美分,放到市长的帽子里,连法官也不例外。

  ——我想知道,想替这位曾经怀揣梦想的年轻农村人问一句:我们这个社会,该惩罚谁呢?

 

相关网站:http://news.163.com/api/13/0920/05/996MCB5V00011229.html

用户评论
  • 暂时还没有任何用户评论
总计 0 个记录,共 1 页。 第一页 上一页 下一页 最末页
用户名: 匿名用户
E-mail:
评价等级:
评论内容:
验证码: captcha

浏览历史

新手上路
售后流程
购物流程
订购方式
在线支付
公司转账
使用方式
货到付款区域
配送支付查询
支付方式说明
如何送礼
使用指南
常见问题
订购流程
注册新会员
团购/机票
联系客服
使用方法
退换货原则
售后服务保证
换货流程
返修/退换货
取消订单
关于本站
了解我们
选机咨询
投诉与建议
节能补贴
领取礼品卡